您的位置 : 六牛网 > 曾经深情难生恨
曾经深情难生恨 已完本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作者:小麻妹主角:南韵,言泽辰

给大家推荐一本好看的小说《曾经深情难生恨》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作者是小麻妹,主角叫南韵,言泽辰。一起来看曾经深情难生恨免费阅读全文目录,小说讲述了:商贾之女南韵与将军霍明城相爱登上后位,不料霍明城却反过来为了新欢杀了南韵。六月飘雪让蒙冤而死的南韵得以重生,重生后的南韵一心只有复仇绝对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她冰冷的表面下慢慢被言泽辰感动,不自知自己已经慢慢爱上了默默保护自己的言泽辰,原来上一世他们就有过相遇……

本书标签: 重生,现言,总裁,婚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章 含冤而死

第一章 含冤而死

夜色如漆,也如南韵的眸子一般,空洞而无神的黑色,不过南韵的眼中还有无限的绝望与失落。

第十五天了,她堂堂一个皇后被关在空荡荡的冷宫中已经十五天了。

南韵瘫坐在地上,看着躺在腿上静谧睡着瘦小的澈儿,眼中总算有一点生气,这是她最后的和最宝贵的一切了。双腿早已经被枕麻了,可她却不敢轻易动弹一丝。

突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来人正是面带焦急神色的芍儿,南韵看到芍儿本来想惊的坐起,却又把那股希望压制在了心底。

南韵,你真是可笑,你竟然还在对他抱有希望?他霍明城但凡曾经爱过自己,还会听信祝瑶那个妖女的话把自己关到这冷宫中?

她可是一代皇后,她也生下了太子澈儿,那她为何还要去害祝瑶腹中的那个胎儿呢?

霍明城连解释也不会听,他早就不爱自己了,或许他就从未爱过自己,他娶她只是为了南家的财力,他谁也不爱,他爱的只是他的权势、他的未来。

南韵在心中早就对霍明城失望透底了。

看着芍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南韵颇为冷静,她一日未进水把有限的水全给了澈儿,长期只吃馊臭的干粮导致南韵严重的营养不良,身形愈加消瘦。

南韵张开早已开裂的惨白无色嘴唇开口说到:"怎么了吗芍儿,这么慌张做什么,想给我的冷宫添些热度吗?"

南韵一边苦笑着嘲讽着自己,一边慈爱的轻抚着澈儿的头发,她怕的是芍儿把澈儿吵醒。

芍儿气喘吁吁的扑跪在南韵面前,止不住的哭了起来:"娘娘大事不好了!"

南韵继续不慌不忙的朝着芍儿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让她小一点声音不要吵醒了澈儿。

"我们都已经这番境地了,还会有什么更不好的事情呢?"南韵从澈儿的发间抓到了一只跳蚤,小心的用指甲掐死。

"娘娘……"芍儿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接着说:"瑶妃告诉皇上太子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是娘娘您和一个侍卫的孩子,那个侍卫已经承认了,现在皇上大怒,正带着人往宫里这边走呢。"

"什么?!"南韵这下终于坐不住,她惊呼,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压住让她喘息不得,祝瑶还是向澈儿伸出了魔爪。

没想到祝瑶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她的霍明城、她的一切、甚至是她的后位都要被祝瑶夺走,可她为何还是迟迟不愿意放过自己?

澈儿被吵闹的声音吵醒,他双眼惺忪,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娘,怎么了吗?是我们可以从这里离开了吗?”

澈儿才刚满五岁,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样子南韵实在不忍,她将儿子紧紧搂在怀中,眼泪却吧嗒吧嗒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澈儿……我可怜的澈儿,都怪娘亲……都是娘亲不好……”南韵呜咽的哭起来,她想尽量在孩子面前表现的坚强一些,想给澈儿做一个好的榜样,可是如今被霍明城与祝瑶逼迫的,泪水如泄洪的大坝一般。

澈儿很少见母亲这个样子,他乖巧的拍拍南韵的后背,就像曾经南韵曾经哄他不要哭闹一般。

“娘亲,不要哭,澈儿不问了,澈儿再也不问了。澈儿和娘亲待在这里挺好的,娘亲不要哭了好不好。”澈儿的小奶音说的每一句安抚南韵的话,更让南韵感到自责,这么小的孩子,却承担了许多他不该承担的。

站在一边的芍儿见南韵与澈儿这番样子,不禁动容,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抱着二人一同哭泣起来。

突然门被大力的踹开,南韵受惊的看向门口,果然是霍明城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身后是一众丫鬟太监,当然身边还跟着祝瑶。

南韵看着霍明城,抱着澈儿的手更紧了,她绝对不能让人动澈儿一丝一毫。霍明城一袭龙袍加身,加之本来就是将军出身,所以看起来十分魁梧,让人不由得被他的帝王之气所震撼。

“把那个小野种抓起来!”霍明城一声令下,几个太监便听从的走了出来,将澈儿想使劲的从南韵的怀中抢夺过来。

南韵本来就营养不良全身没有了力气,僵持没有一会澈儿就被抢走了。澈儿一脸惊恐的看着南韵又看了看霍明城,害怕的哇一声哭了出来。

南韵见澈儿哭的撕心裂肺,孩子白嫩的小胳膊都在刚才的拉扯中捏红了。南韵深吸一口气终于隐忍不下去了,对着霍明城骂道:“霍明城!你走到今天的地位,依靠了我南家多少的财力?!你现在这身黄袍,沾染了多少鲜血?!你就是个白眼狼,澈儿他才五岁,更何况你别忘了,他还姓霍,他不是野种!”

霍明城还未说话,站在一边的祝瑶却先开口:“五岁又如何?我腹中的胎儿还未问世就被你下手杀掉了。"

祝瑶字句哽咽,说完已经哭成了泪人,本来就盈盈可怜的样子,让霍明城心底一软。

南韵冷笑一声,即使眼眶中充满了泪水,但依然傲骨的看向祝瑶:"呵,我看你压根就没怀过孩子,不过是为了害我做的局吧!"

霍明城一边听着祝瑶的嘤嘤委屈声,同时澈儿撕心裂肺的哭闹让他听着更加心烦,他看着坐在地上曾经与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又想起侍卫承认了与她的奸情,顿时心生一股恶心的感觉。

霍明城摆了摆袖子,回过身怒斥:"废后,将皇后午时问斩吧…"

后面的话越来越不坚定,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策正不正确,但是还是有一分不舍存在。

南韵听到后仰天大笑,泪水不自觉的如泉涌倾泻下来,他想要她死……

行刑前,监狱之中……

南韵坐在铺满干枯稻草的冰冷地面上,她心如死灰的就这样的呆怔的望着地面。祝瑶带着几个太监缓缓走进监牢,站在南韵的牢门外,祝瑶忍不住心底的喜悦,得逞的笑容跃然出现在脸上。

“你是来给我送行的吗?”南韵冷笑一声,她只是看了一眼祝瑶便转回过头,看这样恶心的女人实在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祝瑶朝着身后的太监做了一个手势,太监手中端着一个不大的方盒子,一边的狱卒识相的将牢门打开,太监小心的将方盒放在南韵的面前后便匆忙了走出了牢门。

祝瑶接着开口说道:“也算是给你送行吧,这不,还给你准备了个礼物。”

说完祝瑶便得意的扭着身子走出了监牢,南韵看着放在地上的方盒,她不知为何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南韵颤抖着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放着的是澈儿的血淋淋头颅!

已经哭干了双眼只感受到十分难受,南韵再流到面颊的已经是两行血泪,她只能干干的张着嘴一闭一合,却丝毫声音都发不出来。

宫墙外的刑场之上,黎民百姓无不用着鄙夷的眼神盯着跪在台子上面的南韵,刽子手手起刀落,随着南韵的人头落地,天空中却突然飘起了点点白色雪花。

“哎?怎么下雪了?”人群之中开始熙熙攘攘的交流着,正是中暑时节,为何却反常的飘起了雪花。

宫中的霍明城也看到了正在飘扬的雪花,落在他的衣袖之上,不大工夫就化成了水珠。霍明城仰起头看向天空,微微蹙眉,不知其所想。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