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六牛网 >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连载中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作者:花的国主角:韩雨泽,叶星凝

给大家推荐一本好看的小说《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作者是花的国,主角叫韩雨泽,叶星凝。一起来看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免费阅读全文目录,小说讲述了:她被父亲逼迫去问要天价彩礼,却被未婚夫半夜抛弃荒野。唯一深爱的姐姐,在同一天用一张张艳照让她被赶出家门。绝望之下,一心寻死,一个神秘的男人从天而降,偏偏不让她死。想法设法的将她留在身边,甚至连领证也是偷偷摸摸。被她发现后,她生气只想逃离,但始终逃离不出他为她精心编织的网。不管去哪,今天是小职员,明天就是项目组长,一个月后就是部门经理……“韩雨泽你过来,天天给我升职加薪是几个意思?”“就想捧着你,就想告诉全世界,我韩雨泽的女人是最棒的!”

本书标签: 都市,言情,甜宠,虐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1-2章 被背叛-神秘的男人

第001章 被背叛

对叶星凝而言,过了今晚,她的生活有的只是眼前的苟且,至于诗和远方是她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奢望。

出生在一个落魄的豪门,没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没有疼她爱她的父亲、母亲,有的只是一个住进ICU病房急需等着她拿钱救命的姐姐。

一个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也是她的精神支柱的好姐姐。

此刻的叶星凝坐在奢华的迈巴赫内,无比忐忑,因为她知道,她和身边男人的婚姻,是父亲亲手策划的一场商业联姻。

今天过来的任务就是找未婚夫吕修杰要彩礼,还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明知这笔彩礼是故意刁难——就算明知前面等待自己的是万丈深渊,她也要跳。

她不得不跳——因为她真的很需要钱。

“今后我会伺候好你的,求求你给我三百万彩礼。”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知道装得有多清纯,没想到竟是个破鞋。”

“我不是……”

“闭嘴,自己的老婆哪怕是被别的男人碰了一点点,我也觉得恶心。”

被人如此羞辱,她还颤栗着花光自己所有的勇气,说这么一句毫无尊严的话。

贱,真贱。

“滚回去,告诉叶永宏,烂货不稀罕,退婚。”

吕修杰甩了她一巴掌,变.态的扒光她的衣物,将她从车内踹了下去,踹下去之前,叶星凝还在低声下气地恳求,却被他用脚狠狠地踹了一下额头。

她觉得天旋地转,额头上的剧痛让她本能的去抓车子,希望他不要将她丢在这杳无人迹的公路上。

但她除了一件风衣什么也没有抓住,披上,全身上下都是真空状态,裹的再牢也抵挡不住像针一样穿透骨髓飕飕刮着的冷风。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聪明伶俐,不会体贴人,一直都不讨父亲欢心。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她跟她姐姐都是他的孩子,他没有钱维持公司,怎么忍心“卖”他的女儿?

越想,越伤心绝望,哭的越是厉害,从最初的抽泣,到最后的号啕大哭,整片荒凉的路上,死寂地只剩下她一个人。

也不知道沿着公路走了多久,终于在她被冻的四肢僵硬,体力不支,加上流血过多倒下了。

昏迷前,眼前似乎看到一丝光亮,听到刺耳的刹车声,看到几个人影朝着她靠近。

紧跟着她彻底失去了知觉,昏死过去。

司机见车子差点撞到了人,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少爷,前面有个女人里面没穿衣服,看样子是被人抛弃。”

“没撞到人就走,这年头倒在我车前的女人还少么?”

车内,男人不耐烦地睁开眼,紧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躺在他车前的女人,却是一愣。

不等司机发动,就率先下车,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那张被鲜血沾染的惨白的侧脸,露在外面雪白的嫩肤,纤细的玉腿在月光下散发出诗意朦胧的美,冷漠地开口:“脸上的血太多了,带回去清理一下。”

司机心肝颤了颤,这要是救人,又不想让自己麻烦的话,不应该直接打120吗?

男人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叶星凝的身上,发现司机还愣在那里,干脆俯身将她抱起,有些不悦:“听不懂人话?”

“是,是!少爷!”

在回星河别墅的一路上,司机大脑一直都是放空状态,一片空白。全程都不敢偷看车厢后视镜一眼,怕看到什么他不该看的。

男人没想到身边女人的身体如此冰凉,但也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碰都不碰她肌肤一下。

刚刚在抱这个女人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女人在昏迷中潜意识地缩紧身体保护自己,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在演戏?玩欲擒故纵的戏码?

躺在他车前装死演戏的女人无数,真没想到有一天兴致大发的带了一个女人回去。

仔细看了看这女人,除了身材好点,皮肤好点,样貌清纯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毕竟人被他带回来了!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想不通。

回到别墅已经是凌晨1点,吴婶早早地睡下,听到客厅里面有动静,连忙穿好衣服出来看看。

“少爷,怎么这么晚回来?”

“吴婶起来了?那正好,过来帮她处理一下伤口,暖一暖身子。”

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上楼进卧室洗漱。

出来的时候,吴婶已经给叶星凝处理好额头上的伤口,残留在大半边脸上的血迹被清理干净,叶星凝受了点暖气,脸颊开始泛起阵阵红晕。

吴婶陪伴她家少爷的长大,对他性子很是了解,见他一直盯着姑娘看,便开口询问:“少爷,要不要将这位姑娘送进客房去休息?”。

他抿了抿温润的唇,不说话,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此时,昏迷中的叶星凝突然惊恐的大叫,四处挣扎将茶几上的物件全都踢翻了:“不要……不要过来,我不是,不是……”

吴婶见状,连忙上去抱住叶星凝,免得她从沙发上掉下来。

而男人紧盯着叶星凝那张脸,浓黑的眉毛宛若利剑,黑的深不见底的眸子令人看不真切他的情绪。

两三杯红酒后,冷漠转身:“就是个路上捡回来的小野猫,你自己看着处理。”

处理?

吴婶看着自己少爷离开的背影有些愣神:“好的少爷。”

……

对叶星凝而言,一夜噩梦缠身。

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完全陌生的床上,好在身上并没有什么异样。

床边是给她准备好的衣服,还有三万块钱现金,回忆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两个模糊的人影,想来应该是昨晚上她昏迷之前看到的男人给她准备的。

鼻子酸酸的,眼泪感动到不争气地就掉了下来,在自己家生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哪一天享受过这个待遇。

一想到自己的姐姐还在病房里躺着,叶星凝心急如焚,立马将衣服换上,伸手拿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最终,拿着钱,不顾一切地落荒而逃。

楼下的吴婶正在做饭,想拦都拦不住。

听到声音,男人从自己房间出来去了客卧,看到乱糟糟的房间,满脸阴郁。

看到床头柜还有一张字条,拿起来一看,上面竟是三万块钱的借条,至于联系方式、电话号码什么的,统统没有。

“这女人还真是会想方设法地吸引我的注意!”冷笑一声,将借条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喂,帮我调查一下昨天的女人!”男人身上的杀气,在司机接通的刹那直接惊掉了手机。

“好的少爷!”

第002章 神秘的男人

“好的少爷!”

叶星凝并不知道,她在一夜之间得罪了一个在A国能够只手遮天的大佬——盛世集团总裁,韩雨泽。

被这样可怕的男人盯上,想逃根本不可能。

不知情的叶星凝冲出别墅后,连忙打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医院,但医院里面哪里还有她姐姐的影子?手机电话都打不通,没有办法,只好匆匆赶回家。

一进家门,叶星凝去姐姐房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只好朝着楼上书房喊了一声:“爸,姐出院回来了吗?”。

经常欺负她的妹妹,也是叶永宏最宠溺的小女儿——叶佳佳从房间出来,倚在楼梯栏杆上,不屑地哼了声:“回来了?这次又是跟哪个男人睡的?衣服都换了一身,还全都是大牌,也不知道是哪位金主这么乐意给你掏钱。”

这话听得叶星凝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佳佳,我可是清清白白的,你这么污蔑我过分了!”

没想到叶佳佳当场就甩了她一脸照片,表情十分轻蔑:“你做这些对得起吕修杰一片真心么?”

叶星凝看着散了一地的她跟各种男人睡在一起的照片,这才明白,为什么吕修杰会对她做出那般极端的举动。

想到自己因为一些莫须有的诬陷,让她在吕修杰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叶星凝十分气愤:“照片里的人不是我,这些男人我都不认识,分明是PS高手P进去的。”

此时,叶永宏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推了推藏在眼镜后边犀利的眼神,看得叶星凝全身不自在:“你这副样子想让我相信你?你这身衣服从头到尾加起来不止五万,不是跟男人睡了?难道是做慈善得来的?”

叶星凝百口难辩,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爸,事情不是这样子的,我是清白的……那个……我姐姐呢?”

没想到,叶永宏对她姐姐的事情只字不提,尤其在“钱”这个字眼上咬的特别特别的重:“钱要回来了吗?”

“没……没有要到,爸,我姐姐……”

“穿破鞋的,滚吧,我可不想你连累我们叶家。这么多年,真是受够你了!吕修杰有洁癖,最讨厌女人背着他干这种龌蹉的事情,偏偏你还自找苦吃。”

一旁看笑话的叶佳佳,得意扬扬地打断她。她的话,字字像毒刺一般扎在她的身上,有多痛,就有多清醒。

她跟吕修杰相处三个月,都不知道他有这种洁癖,怎么叶佳佳就知道?而且还在他们要结婚的前一个礼拜,拿出她跟那么多男人在一起PS的照片?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泪眼模糊中,看到叶永宏跟叶佳佳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这一切叶永宏跟叶佳佳一起设计的陷阱。

“叶永宏,你还是不是人?我们都是你女儿!你为什么要偏心成这样?从小到大都是!”她掐着自己的胳膊,声嘶力竭,“再问一遍,我姐姐呢?”

“闭嘴!你这副不知廉耻的样子,还想知道你姐姐在哪?你有这个资格吗?”

旁边的叶佳佳好不得意,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一般厌恶:“你知道这满地的照片是谁给我的吗?就是你那个好姐姐,要不是她大义灭亲,及时将你的事情告诉了爸,爸也就不会出那么昂贵的医药费,给她治病了!”

原本内心愤懑、满腔怒火的叶星凝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就被击溃了……

为……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不管怎么说,叶星凝还是无法相信姐姐会背叛她的事实:“叶佳佳,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叶佳佳懒得搭理她,随手打开录音,将她姐姐的话播放出来:“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轰隆隆的雷声伴着她姐姐的录音缠绕着她,叶星凝连站着都没了力气,整个人像烂泥一样,瘫了下去,仿佛千万只食人蚁爬在她的身上,撕裂她身体每一寸肌肤。

呵……一家人,已经厌恶她到这种地步了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他们这般对待?

就连从小到大,唯一对她好的亲人,她唯一的依靠,现如今也背叛了她。

她为救姐姐,可以付出一切,包括她自己。

姐姐为了救自己,却可以出卖她。

撕裂的心已经无法愈合,在这个永远只有痛苦的家里多待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痛苦多一分。

似乎,她活在这个世上就是多余的,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死在这个家里,不得安息。

叶星凝刚爬出家门,骤雨忽然而下,沾湿了她的全身。摸了摸全身的口袋,除了从别墅那里拿来的三万块钱,证件什么都没有。

宛若丧尸般不知道在大雨里走了多久,横穿马路的时候,隐约看到一辆黑色的幽灵疾驰而来,她不躲避,反而发狂地朝着车辆冲过去。

刺耳的刹车声响破天际,她倒下了,看着满地的鲜血,还有漫天飞舞的现金,叶星凝却无比开心地闭上自己的眼睛。

韩雨泽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有女人不顾自己性命地朝着他扑过来:“疯了!疯了!你这女人疯了!”

虽然及时刹车,但雨天行驶,车身滑行距离远比晴天要远的多,最终还是不幸地撞上了。

庆幸的是,这里距离医院很近,加上韩雨泽一路狂飙,总算是及时救了她的性命。

司机兼全能助手的顾飞看到韩雨泽满身的血渍,紧张坏了:“少爷您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怎么不去做检查?”

“我没事,是昨天那个女人被我撞了!”相比之下,韩雨泽十分冷静,眉头一直紧锁着,双眼露出凌厉的光芒,随手将一串钥匙递到他跟前,“去把我的车查一查,看看有没有被人装定位器。这个女人,很可疑!”

顾文谨慎地接过车钥匙,确实一连两天都倒在他们家少爷的车下,“巧合”地不像话:“放心吧,少爷,这事我立马去办!”

“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不可张扬。”

“好的,少爷!您早上让我查的关于她的资料,已经发您邮箱了,身世似乎被人做过手脚,短时间内还查不出来。”

顾文刻意压低了声音汇报,韩雨泽嘴角轻勾,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去吧,让人给我送一套干净的衣服来。”

顾文走后,韩雨泽便避开医院里的摄像头,打开邮箱,看到“叶星凝”这三个字,再看她从小到大照片的时候,像是有什么重物从他心上滑落,最后跌入心湖深处。

猜你喜欢

  1. 现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评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