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六牛网 > 小说资讯 > 林凡苏晴小说_林凡苏晴小说澳门最新博彩娱乐大全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今天小编带来近身战王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林凡,苏晴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北冥小妖,冷艳无双局长是他的二姐,雄霸海外的首领,堪称国术宗师的美人高手林静瑶是他的大姐。被称为百年一遇的奇才,性若冰雪,貌若天仙的女子是他的挂名徒弟兼知己。而精明干练,堪比小龙女的商业帝国总裁,是他的老婆。而他,是一个柔弱少年,被称之为黑衣战魔的妖孽少年。

近身战王

推荐指数:10分

近身战王在线阅读全文

第5章

林凡正好调息,站无极桩恢复元气。

刚才这几下,实在是将体内元气消耗的太过。

这时啊的一声,传来苏晴的尖叫。却是一个车手在车外拉住苏晴的脚,想把苏晴拉出来。苏晴的高跟鞋掉了,白嫩嫩的脚丫子一晃一晃的,她穿的是短裙子,挣扎时白色底裤露了出来。左脚被抓,右脚猛蹬那车手的脸。

这边十个车手将林凡拦住,又去了一个车手帮忙抓苏晴。苏晴惊声叫:“林凡!”林凡脚在地下一踩,借这一踩之力,如炮弹冲出。地面溅起碎石,留下一脚水渍。那面前两个车手慌忙闪开,笑话,被他这一撞中,估计得躺三个月的医院,能不躲么。

实际上林凡就是要这个效果,若是真发力,他们焉躲的过。林凡几乎是一步四米来到车前,一记炮拳将拉苏晴脚的车手砸飞,过来帮忙的车手脸色大变。条件反射的一钢鞭扫在林凡后脖子上,林凡劲刚用完,却是躲不过。这下被扫中,人晃了一晃,差点晕了过去。鼻子上鲜血断线的流,他猛地眨了几下眼睛,才勉强睁开。

林凡晃了几下,站稳。他感觉身子头重脚轻,快要站立不稳。不,绝不能倒下!林凡知道自己如果真倒下了,苏晴的命运将会极其悲惨,他一咬牙,一拳朝自己鼻子砸去。这下真是血如泉涌,看起来可怕极了。他抹了下鼻子上的血,这下手上,衣服上便全是血了。不过林凡人便清醒了,只是身体上已经没什么力气。他捡起钢鞭,如个杀人魔王冷冷扫视那剩下的十个车手。

那十个车手接触到他寒意逼人的眼神,其中一个吓的扔了钢鞭,转身就跑。林凡脚步一动,其余九个再也坚持不住,全转身狂奔。

林凡再也坚持不住,坐进了车子。苏晴看他模样,吓的魂飞魄散,泪水涟涟,道:“林凡,林凡,你怎么样啦?”林凡闭上眼睛,口里吐出两个字:“开车!”

苏晴这才醒悟过来,迅速启动车子。地面横七竖八的摩托车,还有在呻吟的车手。他们见苏晴车子启动,忍着强烈的疼痛,给苏晴的车子让开一条道来。

残破的比亚迪小车在寂静的街道上快速穿梭,夜风也变的狂躁起来,吹的苏晴发丝齐往后飞舞,偶尔有路人见了这造型奇特的车都不禁惊异驻足,有的还吹出口哨,猛地用手机拍照。林凡一直闭着眼,鼻子上还在流着血。苏晴看了一眼心几乎要跳出口腔,她哭着喊道:“林凡,林凡,你别吓我!”安静的林凡仿佛已经没了气息,这如何不让苏晴惊骇欲绝。这时林凡忽然掏出手机,虚弱的睁开眼拨了一个号码。片刻后只听他声音温顺恭谨的道:“舅,是我。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额,同事家玩,很好呢,您别担心!”末了挂掉电话,张开嘴仰起头深呼吸,舌抵上颚,口中立刻生出津液,在将津液顺喉而下。如此几次,鼻血慢慢止住。

他没有注意到苏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是那个电话。苏晴无法想象林凡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着要给家里挂电话,那一瞬间,苏晴觉得心中的柔软地方被林凡击中了。车开到了医院门口停下,苏晴下了车来扶林凡下车。林凡瞥了眼医院,道:“别,我身上的伤肯定会引起医生的怀疑,如果被报警就麻烦了。”苏晴奇道:“报了警也不怕,我们是受害者!”林凡道:“我不想让我舅舅知道我又打架了。走!”苏晴急道:“可是你的伤这么严重!”

林凡微一沉吟,道:“你帮我买点跌打酒和琵琶膏就好了。”

苏晴犹疑一瞬,便转身朝医院里奔去。她心中嘀咕,这样的伤在医院至少得一万左右才治好,难道林凡就凭这简单便宜的东西就能治好?

买好后,苏晴将林凡带到一处小区。这小区比较幽静,风景很好,林凡一走进,就知道这里面的房子肯定贵的他不敢想象。苏晴带林凡上了电梯,直接坐到六层。然后进入左边的房子里。

豪华吊顶灯一开,房子里顿时明亮一片,大厅宽敞,透过落地窗看以看见外面的星光。金檀木茶几,古式藤椅,墙壁上还有古画,壁橱上层层书籍摆放。现代化得奢华混合了这层古韵,林凡只觉得从心里感到惬意。地面是金丝线的地毯,林凡打量了下这可以称为别墅的房子,对苏晴更加敬畏起来。一下恢复到了没打架前得自卑状态,轻声道:“晴姐,我看我还是走吧,吵到叔叔阿姨就不好了。”

这声晴姐让苏晴感到很久违,仿佛林凡一切的神秘可怕都已随着这声晴姐消弭。她舒畅的一笑,道:“哈哈,我爸妈不住这里。这是我姑姑家我房子,他们都出了国,我是帮忙看房子的。”林凡这才松了口气。他皱了下眉头,却是身体上的伤太过疼痛,忍不住轻轻呻吟出声。苏晴吃了一惊,道:“你快在沙发上躺下,我帮你抹跌打酒。”

林凡脱了T恤,露出背部狰狞的伤痕来。苏晴看的心惊肉跳,林凡站了无极桩,让全身元气奔腾,促使血液流畅。全身肌肤瞬间通红敏感。苏晴抹上跌打酒,马上被林凡吸收进去。苏晴看的叹为观止,又多抹了些。白柔的手掌触碰到林凡的伤口时,她似乎可以感觉到那种非人的痛苦,心也揪了起来。林凡一声不吭,苏晴颤声道:“小弟,疼就喊出来,别忍着!”

林凡忽然一笑,道:“还是我功夫没练到家,如果通了暗劲,这些击打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苏晴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暗劲是什么?难道真的像电视里,你们有内力?气沉丹田?”苏晴是典型的没心没肺,过了危险,好奇因子又全蹦出来了。

林凡道:“那有什么内力,不过是练内家功,比常人会控制住自己的体力元气,打到一处去。人的潜力无限,我们挖掘的潜力多一些而已!”

苏晴似懂非懂,道:“你教教我怎样?”说完想起林凡这些练功的人也许会对这方面有禁忌,恐怕不妥,于是故意打岔笑道:“你看你姐我这么天姿国色的,学两手就不怕流氓了啦!”

林凡痛的抽了口冷气,勉强一笑,道:“教你几手防狼术没问题,如果你想学内家功,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悟性。若是不能惊脊椎,炸汗毛,闭元气,一切都是免谈!”

苏晴道:“炸汗毛做什么?”林凡道:“汗毛炸起,闭住毛孔,这样元气就不会流失。你看普通人运动,总是汗如雨下,那就是元气流失。武侠小说上不是有武林高手打斗一个时辰,一滴汗都没有么,那就是闭住了元气。这样在打人时将所有元气从手上发出,勃发暗劲。即使是钢铁也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击打。”

苏晴道:“那怎么炸汗毛?”

“这个便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猫的尾巴被踩便会全身毛发竖起,而我们人的脊椎骨是全身发力所在,也算是蜕化的尾巴,脊椎一惊,全身立起鸡皮疙瘩,汗毛也就炸起。”

苏晴若有所思,抹跌打酒的手不自觉就重了,林凡啊了一声,苏晴这才惊觉,忙慌着道:“对不起!”

林凡硬朗的道:“没事,不怎么疼的。”

不知不觉已快天亮,,苏晴将林凡安置在另一间房睡。给他铺完床回头看见林凡的鼻子竟然又不自觉流起了血。她吓了一大跳,却听林凡呆呆的说了句“白色的!”

苏晴俏丽的脸蛋顿时羞红的要滴血,一个枕头丢过去,啐道:“死流氓!”林凡被惊醒,立刻跟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样,呐呐不知所措。苏晴忽然想到那一幕,林凡之所以受重伤正是因为他奋不顾身来救自己啊!一种异样的柔情涌上心头,在现实中,有这样一个男人,不顾自身来救危难的自己,这不是一直想要寻找的么?

转念想到林凡窘迫状况,和年龄的差距,马上打消这个念头,这个小家伙虽然心地很好,但还是做弟弟来的自在。

林凡小声道:“晴姐,对不起!”苏晴脸又红了,薄怒道:“好小子,你还敢在讲,故意的是吧!”说完又道:“好了,不早啦,你早点睡吧!”说完便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就在林凡担忧苏晴生气的时候,苏晴洗澡上床,奇怪的是,她一沾枕头就陷入深眠之中,这一夜实在是太过劳累。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间客厅里,自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欢快的围着自己转圈,这时从厨房里出来一个男人,男人围着围裙,端着两盘菜放至餐桌上,只听那男人喊道:“老婆大人,快洗手来吃饭!”

苏晴只觉得心里被一种温馨填满,幸福的拉起女儿走了过去,她终于看清那男人,竟是林凡。她很坦然的坐在餐桌前,这一切是那么的和谐,一点也不突兀。

以至于在苏晴醒来时,还沉醉在梦里的场景。等彻底清醒后,苏晴对林凡的感觉变的很莫名了。她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自己真喜欢上他了?简直太荒唐可笑了。

晨曦洒进房间内,苏晴索性起床,出去买了早餐,忽然想起林凡的T恤坏了,也没有换洗的衣服。索性到专卖店给他一口气买了两套。回来后,林凡还没起来。苏晴看见自己的上班时间也到了,想了想,打电话向主编请了三天的假。

毕竟人家为自己受了伤,还躺着,咱也不能这么没心没肺的不管啊!苏晴如此为自己的行为找了理由。

林凡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起床,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这样的身体素质让苏晴大觉变态。她拿了跌打酒与琵琶膏自觉的要为林凡抹药,林凡见她脸色没有不快,这才长松一口气,随即又不自觉的笑了。

苏晴那能不知他的心思,顿时心中柔情百生,笑骂道:“你啊,真是个傻小子!”林凡嘿嘿一笑,忽然道:“晴姐,我做梦梦见你了。”苏晴心中一咯噔,脸又红了,心中大叫,尼玛,没这么巧吧。难道真是上帝在暗示老娘?

林凡觉得苏晴的反应很奇怪,怕惹她不悦,道:“额,梦见晴姐你买了辆新车,带着我兜风呢。”

“哦!”苏晴道:“这样啊!”竟是微微的有些失望。

看到苏晴给自己买的衣服,林凡一瞬间眼角有点湿润。这种温暖的感觉,他很少体会得到。

快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林凡准备去上班。苏晴阻止道:“你伤成这样还去什么,请假!”林凡心中苦笑,那主管视自己为眼中钉,如何能请的到假。便笑笑道:“我身体都好了,没事呢!”苏晴心思玲珑,马上也猜了出来,犯难道:“可是那光头和杨俊万一去找你麻烦怎么办?”

林凡一怔,然后沉吟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该来的总会来。他们若真要执意不让我好过,我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苏晴连忙抓住他的手,道:“你可千万别做傻事!”林凡被她的手抓住,只觉心中一荡,脸一红,只想她这样永远抓着自己,这温柔让他瞬间沉溺。苏晴马上也觉出异样,便忙放手。林凡这才恢复正常,强自一笑,道:“也没那么悲观,他们也不是傻子,应该不会选择这种最糟的结果,说不定,他们会来找我化干戈为玉帛呢。”

苏晴气的无语,却又不知该怎么劝林凡。林凡心中一阵温暖,宽慰的一笑,道:“晴姐,你放心好了。 如果他们真来找我麻烦,我跑就是了。你应该相信我的跑功吧,就算他们有一百个人,我也跑的出去。”

苏晴对林凡人形炮弹的一幕倒是记忆犹新,这才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道:“这可是你说的,千万别犯浑,弄出大事来。”

临了,苏晴道:“这几天就住在我这,万一回去被你舅舅发现你的伤,老人家们该多担心。”林凡点点头,咧嘴一笑,说:“好的捏,晴姐!”飞扬跳脱的离开,这才有了年轻人的活力朝气。

酒吧里这时还很安静,只有零落几桌客人。但林凡一走进去就觉得气氛不对,因为平素对自己有意见的主管竟然笑容满面的跟自己打起招呼来,而且眼神中隐隐还有丝敬畏。林凡觉得诡异到了极点,抬头看向左边区域,圆玻璃桌前,坐着杨俊与彪子。而且还多了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长的壮硕彪悍,偏偏骨子里却又透出一种儒雅的味道。让人一看就不自觉的生出隐隐的敬畏来。

林凡脊椎一惊,汗毛炸起,目光中透出一种凛冽的悍勇气势。很明显,对方这架势是想谈谈的,那自己就必须放出气势来,不然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林凡的目光扫视彪子与杨俊,这不可一世的两人接触到他的目光,竟然畏惧的躲闪了下。林凡看向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站起,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来陪我喝一杯怎样?”

果然不是彪子这种货色能比的,林凡点了点头,走上前。那主管马上给林凡搬了把椅子到桌前。林凡全身戒备,坐下。

中年男人看林凡一眼,笑道:“小兄弟,你的拳架子很纯正啊,看你前后两脚蹬起,左手捻成指刀,右手抓住椅把,是不是只要我们有什么对你不利,你就要雷霆出手干掉我们?”

近身战王

近身战王

作者:北冥小妖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冷艳无双局长是他的二姐,雄霸海外的首领,堪称国术宗师的美人高手林静瑶是他的大姐。被称为百年一遇的奇才,性若冰雪,貌若天仙的女子是他的挂名徒弟兼知己。而精明干练,堪比小龙女的商业帝国总裁,是他的老婆。而他,是一个柔弱少年,被称之为黑衣战魔的妖孽少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