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六牛网 > 小说资讯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_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阅读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今天小编带来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新欢,夜,透着几分沉闷,厚厚的乌云在天空肆意蔓延,几道响雷接踵而至,哗啦一声,暴雨倾盆而下。黑色的迈巴赫在马路上急速行驶,雨刷来回摆动,隐约的能够看到车窗内那张不耐烦的俊颜……

第3章该死的臭狐狸

“程先生,这么快就下来了。”

“再不快一点你早就没影了。”程以琛随意的将皮包递给张然,打开车门,瞥了她一眼,“还不赶紧上来?”

蒋若晴的脑袋当机了,上车?去干嘛?难道自己就这样被卖给他了?不公平啊!

“我家里还有事儿......”

“一百二十万。”

她深深的觉得现在的自己完全被金钱操控了,滚特么的什么一百二十万,关她毛线事儿?还有他那趾高气昂的语气,好像他是债主似的。

虽然这是事实......

“程先生,我能问一句吗?我们去哪儿啊?”她献媚的询问着,小脸上带着几分讨好,对,他现在是债主!债主!她要深刻记住这个身份,不然都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鞋底子扇过去打在他那欠扁的脸上。

“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婚前应该互相了解一下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好吧,蒋若晴无奈的上了车,安分的坐在座椅上,身.体尽量不去触碰到他,板正的犹如一个小学生。

一个急转弯,身子猛地往旁边靠,情急之下她一下子抱着了副驾驶的座椅,小脸上挂着惊魂的表情,好悬好悬。

耳边传来一记轻笑,随即身子被拽了过去,倒在他的胸口,“放轻松点。”

“我很紧张吗?”蒋若晴在他的怀里极其不适应,挣扎着想要逃开,却又被他死死的按住了。

他的薄唇轻抿,带着几分笑意,金丝眼镜下完全看不清楚他的神情,但是给她的感觉却又犹如一个千年的狐狸,奸诈,狡猾!

“你说呢,我记得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之前的样子。”

他可是对她在酒吧里那豪情万丈的样子折服了,尤其是那句‘我看上你了’的霸道金言。

第一次被表白不觉得反感。

之前神马样子?蒋若晴干笑了一声,他难道喜欢狂.野的女人?可惜对于‘狂.野’两字,她也只能装装,完全做不来。

“程先生,婚前了解一下也好。”

了解之后他就会发现她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到时候对她就不会感兴趣了吧?

那她现在要学着文静一点了!淑女,对,就是淑女!

“先生,我晚点过来?”

“不必了,明早来接我。”程以琛下车,下意识的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大步向小区走去。

蒋若晴小碎步紧跟着,这里是位于A城的黄金地带,寸土寸金,小区内住的也都是有钱银,曾经老爸说要在这边给她买一套单身公寓来着,可惜没有然后了。

他住的也是一套单身公寓,出乎她意料的是里面全部都是用暖色系来调和的,不过倒很简洁,简洁的让人觉得这里根本没人住。

她打开冰箱,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程先生,你都是住在这里?”

“偶尔。”他随手将衣服丢在沙发上,斜睨着正在打量屋子的某妞,“不过以后我们住在这儿。”

“我们?”她瞪大眼睛,震惊的望着他,确定刚才没听错,他说的的确是‘我们’!

程以琛随意的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语气平静,“难道不是吗?”

对啊,他们是要结婚的!蒋若晴抿了抿唇,顺着他的手势坐在他身旁的位置,“房子也看过了,我是不是能走了?”

“急什么?”他将手臂搭在沙发沿上,刻意的靠近她,唇角的呼吸炙热的喷在她的脖颈上,“你觉得我们了解了吗?”

蒋若晴不自在挪了挪屁.股,干笑了一声,这家伙不会是想......不行,她坚决不会屈服的!

“当然了解了,我知道程律师是一个正直不阿,从不贪恋美.色,从不强求女人的人。”

程以琛浅笑着,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缠.绕着她的长发,语气暧.昧,“你怎么知道那不是我的假面呢?也许程律师贪恋美.色,强求女人呢?”

“不,不会吧,你是那样的人吗?”

对上他的视线,发现他深黑的眸子里玩味颇深,一股危险的感觉袭来,这家伙不会真的是那样的人吧?

“是,我就是那样的人。”

蒋若晴笑得比哭还难看,想要站起来,却被他猛地压.在了沙发上,暧.昧的贴近。

“程,程律师,你太猴急了,这样不好。”她说话都开始磕巴了,大眼睛滴溜溜乱转,寻找着逃走的路线。

“哪里不好了?”他脸上的笑容尽显邪魅,眼神颇深,微翘起的唇角带着几分讥笑,瞬间严肃,“蒋若晴,现在把房间打扫干净。”

蒋若晴瞬间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有些不对,望着走向浴室的男人.大声问道,“喂,你请不起保姆了?再说了我只答应跟你结婚,没答应做你的保姆!”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弟.弟蒋若轩跟我借了一百万,打扫屋子什么的,算是利息吧。”程以琛将上衣丢在一边,露出健壮的胸膛,好心的提醒,“打扫干净,我会检查的。”

蒋若晴气的发抖,就差仰天长啸大骂蒋若轩是混蛋了,这臭小子居然又借了一百万!这让她怎么在程以琛的面前站直腰板?

她简直是被卖给了程以琛,程以琛,吸血鬼!

气呼呼的打扫着屋子,满脸的幽怨,也许当初她根本就不该惹上程以琛,现在怎么收场?不仅把自己搭进去了,还欠了一身的债!

“蒋若晴,浴室里没浴袍!”

“干我屁事!”

浴室里隔了很久,才传来他的暴怒声,“那我只能什么都不穿就出来了,反正我不介意!”

什么!裸着出来?她感觉瞬间被雷劈中,她可没心情去看他的身材!

“浴袍在哪儿?”

“我房间内的第二个柜子里。”

蒋若晴跑到他的房间,翻箱倒柜一番,终于找到了浴袍,又大步走到浴室,直接推门将浴袍递过去。

“喏,你的浴袍。”

程以琛手上拿着毛巾,俊逸的脸孔上带着震惊,薄唇染上笑意,“你的作风还真是大胆啊。”

蒋若晴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做了什么,眼神缓缓向下,目光触到黑森林,瞬间如同触电一样将浴袍丢给他,大喊,“死变.态!不穿衣服!”

“你洗澡穿衣服?”

她红着一张脸站在门前,不行,她不能再这里呆了,眼睛都要长针眼了。

“程以琛,我走了。”

“我许你走了?”程以琛身上穿着奶色浴袍,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野性,让人无法忽视。

蒋若晴完全不敢看他,小脸挂着几分红潮,“今天晚上我有应酬。”

“应酬?”他反问,大步走过去,“我没留你过夜,现在把我的头发吹干。”

“我?”她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

“不然你以为呢?”

难道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呢?真可笑!

蒋若晴气呼呼的拿起吹风机,就连蒋若轩都没受到过如此的待遇呢,便宜他了!

打开开关,手指在他的头发间穿梭,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小脸上的红潮却还没有完全褪去,带着几分女人的娇羞。

程以琛眯着眼睛望着镜子前的女人,嘴角的笑容越发的讽刺,蒋东海的女儿,呵,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巧合,他没去找她,她竟然自己撞上来了。

“好了。”蒋若晴松了一口气,将吹风机放好,伸了个懒腰,浑身疲倦,“我回去了。”

“屋子打扫干净了吗?”

她真的是讨厌死他的声音了!还有他说话的语气,活脱脱她就一保姆!

“打扫干净了。”蒋若晴牵强的勾唇,心底却将他的祖宗八倍骂了个遍。

程以琛随意的在客厅查看了一番,摸了一把茶几,翻手给她看,“这就是你的打扫干净了?”

她的嘴角抖了抖,干笑了一声,“程以琛,你不会是在玩我吧?”

不就是扎了他一针,在他的脸上画了个王八吗?至于这么揪着不放吗?小心眼的臭男人!

“宝贝儿,记清楚,现在我是你的债主。”

好吧,她欠他的!气呼呼的拿起抹布,继续打开打扫,而他则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监工。

一个小时后,蒋若晴苦着一张脸走到他的面前,“程扒皮,现在行了吗?”

“程扒皮?”他的眸子有暗涌流过,染上几分戾气,这女人还学会给他起外号了?

蒋若晴连连摆手,“不是,不是,程大人,程大人,请验收。”

怎么回事儿!居然把心底的想法吐出来了,真是......大快人心!

程以琛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点头,“算过关了,以后也这样干。”

说着将一串钥匙丢给她,“喏,我家的钥匙。”

她一脸惊吓的望着他,颤抖的接过钥匙,喃喃道,“什么意思?”

程以琛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顺手将她脸上的灰尘抹掉,“你是这里的女主人,打扫屋子的活儿,就交给你了。”

蒋若晴瞬间感觉被一道惊雷击中,苦笑了一声,“我能拒绝吗?”

“我是你的债主。”

程以琛望着她那张几近绝望的脸孔,暗暗勾了勾唇,笑得云淡风轻,“宝贝儿,别这么绝望,习惯就好。”

蒋若晴吸了吸鼻子,瞪着他,心底暗暗发誓,以后有钱了,一定先把这二百二十万甩在他的脸上,然后指使他当牛做马!

不然难解心头之恨,这只该死的臭狐狸!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

作者:新欢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夜,透着几分沉闷,厚厚的乌云在天空肆意蔓延,几道响雷接踵而至,哗啦一声,暴雨倾盆而下。黑色的迈巴赫在马路上急速行驶,雨刷来回摆动,隐约的能够看到车窗内那张不耐烦的俊颜……

小说详情